呦柚佑祐

你是黄焖鸡吗?(1)

梗来自于我的一个学长被女生搭讪
还有,你们有什么期末专注复习的好方法教教我吗!
我一定特别感谢您!请给我多多留言激励我快滚去复习的话!(ಥ_ಥ)

    邕圣祐在大二的时候升官了,因为学习好在班上当起了学习委员,这种活一般都是要交给脾气好任劳任怨的人干的,可邕圣祐是个急性子,每次收作业看到有谁没交他就会连发十条消息给他,像个催债的一样。
   

    外界盛传,3班的学委脾气暴躁,硬生生把女朋友气跑了,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。邕圣祐在听到同寝室的金在奂说的时候,只一阵冷笑,“第一,我没谈过女朋友;第二,算了,没有第二。”搞得金在奂迷迷糊糊,摸不着这人的套路。

    第二,我喜欢男的。

    南方的冷空气来的猝不及防,前两天还享受着冬日里的暖阳,这天就突然下起大雾,邕圣祐还是没穿羽绒服,裹了个大衣就出去了。其实他是去收作业的,班上女生作业拖沓,经常发些可爱的表情包当挡箭牌,邕圣祐是实在没办法了,才说亲自去她宿舍园区门口拿作业。
    女生宿舍离男生宿舍很远,即使到了中午,天依然还是灰蒙蒙的,邕圣祐裹了裹他的大衣,站在园区门口,站在这的无非是两种人,第一种呢是在等女朋友或者在和女朋友腻歪的,第二种呢是送外卖的,可邕圣祐哪种都不是,站在旁边觉得异常尴尬,摸摸后脑勺,眼神似有似无的看着旁边的行人。
    有个男孩很是奇怪,穿着灰色的棒球服,看起来是在有意无意的踢脚下的石子,可邕圣祐总感觉他在自己看其他地方的时候直溜溜的看着自己,可能是因为他眼神太过炙热,邕圣祐本来想不在意,怎么的,就准你站这儿,我站这儿就不行啊。邕圣祐正想着怎么瞪回去就看到那男孩朝自己走了过来。
    “那个……您好,请问……是黄焖鸡吗……”
    哈?我居然被当成送外卖的了吗?我长得这么像送外卖的?邕圣祐心里一连串的黑人问号,正想着怎么怼回去,那女生就急忙走过来把作业交给了他。
    邕圣祐白了那男生一眼,只和那个女同学交代了几句就走了。
    走在路上他越想越生气,虽然自己因为学委的职位早就臭名远扬了,可想当年他可是全院外貌一位,多少女生打听他的名字,现在居然被人认成送外卖的?
    我一定要打个电话给金在焕控诉这个不开眼的世界。“喂!在焕啊,我跟你说……”邕圣祐添油加醋的描绘了当时小男生邪恶的面孔,说完对面没了声音。“你怎么不说话了,是不是也觉得不可思议。”
    “卧槽,我说邕圣祐,你是不是学习学傻了啊,那男的明显是来搭讪的啊,按你那么说,人家好像还是个纯情小处男,人家好端端的看你那么久干嘛,再说了你也没穿直男外卖的冲锋衣啊……”
    邕圣祐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炸成一团烟花,卧槽,老子白白错过了一个泡小帅哥的好机会???







这次写的文特别短,因为是一堂晚自习随便写的,我是真的诚心诚意的询问大家好好复习的办法,求求你们救救我这个可怜的快要挂科的孩子吧⊙﹏⊙



  
   

   

  



听说学医的性冷淡?(2)

文学系话唠姜丹尼尔×医学系傲娇男邕圣祐
我们班最近在忙着合唱比赛,昨天初赛过了,纪念一下~O(∩_∩)O

  姜丹尼尔因为那句“你放屁”心惊胆战了好几天,他不知道该为自己心上人不是性冷淡而高兴,还是该为惹了邕圣祐生气而担心。“学长你别生气了,我不是故意这样问的” “学长你别不理我呀” “哎呀学长学长” ……几天的时间,丹尼尔发的所有消息邕圣祐再也没回过,完蛋了,我好像真的惹他生气了。
  “墙,我想问一下,喜欢的人生我气该怎么办?”,丹尼尔没想到,这条问题居然会引来这么多回复,而且稀奇古怪的啥都有,“上去强吻他,如果一个不行,那就两个”  “没有什么事不是一起睡一觉不能解决的”  “这还不简单,亲亲抱抱举高高就好了啊”……
 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现在的大学生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啊,姜丹尼尔看的羞死了,“这些到底行不行啊?”
  在姜丹尼尔纠结着到底以什么理由约邕圣祐出来的时候,突然收到一则部门开会的短信,大狗狗喜出望外,提前一个小时开始梳妆打扮,“旼泫,你看我穿这身怎么样,要不要配个皮鞋,嗯?”,金在奂转过头看了一眼姜丹尼尔,“哇,丹尼尔你今天相亲吗,穿这么帅干嘛!”
   不得不说,平时的姜丹尼尔喜欢穿偏运动系的衣服,青春阳光,很符合阳光男神的形象,今天的丹尼尔,找出自己唯一一件卡其色大衣,宽大的肩膀完全穿出冬季暖男的样子。
   在金在奂,黄旼泫两人的捣鼓下,姜丹尼尔终于风风光光,自信帅气的出门了,路上引来不少路人侧目,心中暗喜,看来今天的事准能成!哈哈哈邕圣祐看你还怎么舍得生我气!
   会上无非是布置下个活动的工作安排,邕圣祐脸色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不同,依旧是冷冷的,看丹尼尔的眼神也是,这一度让他怀疑路人的眼光是不是像在关爱傻子。
   “还有一件事”邕圣祐清冷的声音让所有在收拾东西的人都顿了顿,“姜丹尼尔你留下,我有任务要布置给你。”姜丹尼尔楞在原地,嗯?这么快就要进入正题了吗,我还没准备好呢,怎么办,我要怎么开口啊啊啊……
   等所有人都出去之后,丹尼尔呆呆的走上前,正想着眼前这人到底还生不生气,便听到一句简洁的话:“明天你和我去参加沈教授的讲座,到时候到场老师挺多的,你说话比较甜。”
    什么嘛!还以为是我俩之间的事呢,这人不会真的性冷淡吧!丹尼尔讪讪的开口:“那个……我上次发的消息……你不生气了吧……”
    邕圣祐微微抬起眼皮,瞟了他一眼:“闭嘴。”
    “完了完了,不会还在生气吧,完了,我要怎么做,天哪,那个墙上说的方法到底对不对啊……完了完了,死就死吧……”姜丹尼尔的大脑里炸成烟花,头脑发热,一鼓作气上前将邕圣祐环住,圈在自己和桌子之间,“你干……呜……”还没等邕圣祐发问完,自己便捧着脸硬亲了上去。
    邕圣祐的嘴唇很凉,双眼紧闭的丹尼尔磕上去的时候有点痛,看不见对方什么表情,丹尼尔只觉得,邕圣祐的呼吸很急促,打在自己的鼻尖,吓得不敢呼吸。
    几秒之后怀里的人挣脱起来,丹尼尔慌忙放开他,“你是狗吗!疼死了……”邕圣祐的嘴角似乎被磕破了,手碰了碰嘴角,脸红的不像话。
   那上面怎么说来着?如果一个不行,那就两个。行吧,看你还生不生气!丹尼尔深吸一口气,抬起邕圣祐的脸,又吻下去,邕圣祐被吻的猝不及防,被丹尼尔钻了空子,舌头莽撞的进入口腔,没有丝毫的技巧,青涩的只剩下热情。
   邕圣祐拉开他的脸,“你是笨蛋吗,连接吻都不会。”“啊?”疑问的语气还未说出口,邕圣祐捧起面前人的脸,深吻下去。
   完完全全占据主导地位的邕圣祐性感的不像话,灵活的舌头慢慢试探着对方,轻轻划过每一颗牙齿,像羽毛一样惹得丹尼尔浑身一颤,手不自觉的环住邕圣祐的脖子,慢慢的放松下来,接受着面前这个暗恋很久的人的吻。
    学医的接吻都这么讲究吗,邕圣祐吻技也太好了吧,丹尼尔被吻得七荤八素,觉得喘不上气,轻轻拍了拍邕圣祐的肩,被放开后大口的喘着气,“我要打死金在奂。”丹尼尔用小的差点听不见的声音说。“嗯???”
    谁说学医的性冷淡?!!我姜丹尼尔亲身实验告诉你,邕圣祐真的不是性冷淡!(捂脸逃跑~)
   




好了,终于写好了,我真的一点都不会开车,连三轮车都不会╭(°A°`)╮!!!
还有,我们隔壁班有个男孩子好帅啊,我已经看他好几个月了,完全是我的取向狙击,怎么办,我要怎么上去说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   

听说学医的性冷淡?

文学系话唠姜丹尼尔×医学系傲娇邕圣祐
上次和人聊天他居然敢说我们学医的性冷淡,气死我了!作为丹邕女孩哪里性冷淡!!!

 
  姜丹尼尔在文学院算是个名人,名字像外国人也就算了,性格也是超级爽朗的那种。暑假的时候就一直水在新生群里,东扯西扯,冷场全靠他。到了开学更是闲不下来,各个有趣的部门都想参加。同宿舍的黄旼泫和金在奂跟在姜丹尼尔后面混吃混喝,没办法,谁让他是个可爱鬼,到哪只要动动嘴皮子都有人喜欢。
  黄旼泫今天发现了丹尼尔有点不一样,以前他一回来就拉着他们说部门好玩的事,巴拉巴拉像个转播员,可今天他特别沉默,一会来就趴在桌子上盯着手机,只盯着聊天列表,屏幕暗了就再点一下,就这样持续了近半小时。黄旼泫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,他看着吃鸡正激烈的金在奂,满嘴“okay! okay!”,难道他不知道他这会像个傻子吗?!
  算了,算了,我自己来。“丹尼尔啊,是不是今天被学姐骂了啊,没事嘛,第一次做事难免的……”说到一半,我们美年大大才发现自己说的个啥啊,自己好歹是学语言的,怎么这么不会说话。
  正在黄旼泫想着重新组织语言的时候,小可爱委屈巴巴的抬起头,眨巴着那双小眼睛:“哥你觉得我怎么样啊?”这下可真是证实了黄旼泫的猜想,他连忙安慰道:“我们尼尔很好啊,长得帅,肩膀宽,嘴巴甜,别理那些学姐,他们欺压学弟欺压惯了。”
  “你把我说的这么好,那他为什么不肯理我,我把每天好玩的事讲给他听,为什么他都不回我……”大狗狗重新趴回桌子上,脸上的肉肉挤在一起,看得人想捏一把。
  对面的黄军师一看事情不对头,这小子!他是恋爱了!他急忙拿下金在奂的耳机,“别打了,丹尼尔有对象了!”金在奂一听立马八卦脸:“行啊,姜丹尼尔,这么快你就有了,本来想这方面肯定是我领先你们的,谁让我这么帅还有才,你不知道外院追我的人特别多,天天表白墙都被我占了……”这兄弟的虚言症好像又加深了。
  “你别打岔,让他说,丹尼尔你仔细说给我们听,我好帮你分析。”黄旼泫赶紧按住旁边金在奂,防止他满嘴跑火车停不下来。
  丹尼尔叹了口气,手搭着下巴:“他叫邕圣祐,医学院的,是我们部门的部长,他长得很帅,还很高,眼角下还有三颗痣。”
  金在奂一脸没戏的样子,他摸摸丹尼尔的头,“唉,你别想了,你们部长我知道,听说好多女孩喜欢他,天天在表白墙表白 人家楞是没谈一个。”“等等,你不是说你天天被人表白嘛……”
  金在奂尴尬的笑了两声,“哎呀你别打岔,丹尼尔我跟你说,别人告诉我学医的都是性冷淡,你看平时邕圣祐一点儿花边都不沾,更别说你是个男的。”
  学医的性冷淡,他性冷淡,邕圣祐性冷淡……丹尼尔在床上翻来覆去,脑子里都是性冷淡这些个字眼,他不甘心的掏出手机,打开和邕圣祐的聊天页面,又灰心的退出,来来回回好多次,才慢吞吞的打下一行字:“听说你是性冷淡?”食指在发送键上磨蹭了好久,一闭眼一咬牙,才发送过去。
  发完之后,像是完成一项任务一样,他长疏一口气,这才安安心心的睡觉。“明天早上起来看见他不回我他就是性冷淡,邕圣祐是性冷淡,性冷淡……”脑子里面想着这些的丹尼尔最终还是睡了过去,性冷淡就性冷淡吧,我总能把你给追到手,学文学的都是这么乐观的吗?嗯?
  第二天起床的丹尼尔睡眼惺忪,习惯性的打开聊天软件,发现那个唯一的特别关注后面居然头一回有了个消息的红点点,他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,靠在墙上打开页面,眼睛直直的盯在上面,表情不知道是欣喜多一点还是害怕多一点,反正我们丹尼尔在上铺上蹦哒了两下,下铺的金在奂被打扰了美梦,打着哈欠大吼道:“姜丹尼尔你是属狗的吗!大早上发什么神经!”
  “你放屁,你放屁!哈哈哈……”接着又在床上蹦哒了两下,开心的像个两百斤的傻子。
  没错,我们这个从不回大狗狗消息的傲娇男就发了那三个字:你放屁。

   我不知道文学院的人是不是这样,有什么冒犯请多见谅!小学生文笔多多包涵!
  我真的太太太喜欢丹邕了!

姜丹尼尔的笑

姜三特1210生日粗卡!
一篇从早上憋到晚上的生日贺文

  姜义建是个特别喜欢笑的人,在别人眼里根本不好笑的东西他都可以笑半天。但他笑起来是真的好看,狗狗眼眯成一条缝,左眼下的泪痣特别招人喜爱。
  邕圣祐平时是个不怎么做梦的人,可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,他破天荒的做了一个梦,还是和丹尼尔一起的。早上起来他迷迷糊糊的,只记得梦里那个爱笑鬼变成了超小只的软糖,虽说是块软糖,但是弹跳能力惊人,一下子跳到邕圣祐的肩膀上,宝气的蹭了蹭他的脖子,一向怕痒的邕圣祐居然没有把他扔下来。难怪梦醒的时候他会摸摸自己的后脑勺,舔了舔凉薄的嘴唇,似笑非笑,这梦,太扯了。
  忙碌的行程还在继续,其他9个人都去日本度假了,只有他俩还留在韩国录制节目,邕圣祐紧了紧羽绒服,坐到车上,或许是昨晚的梦,他有点不好意思看姜丹尼尔,太过沉闷的气氛让他感到不舒服,他尴尬的转过头,眼神飘忽的问道: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眼前这个人哪里有睡得不好的样子,丹尼尔盯着邕圣祐,突然大笑起来:“是哥没睡好吧,你这黑眼圈,Cody姐姐看到又要唠叨了。”
  邕圣祐咧咧嘴,干笑了一声,他实在是拿眼前这个弟弟没办法,无论他说什么,仿佛只要笑一笑,邕圣祐便什么也没办法说下去了,只好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为色所迷。当然我们姜义建也不是一个啥也不懂的傻大个,他拆开一包软糖,递到他哥面前,“哥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,来吃块软糖吧,草莓味的哦。”
  不说软糖还好,一说软糖邕圣祐脸都红了,看着眼前的丹尼尔和软糖,仿佛和昨晚的梦重叠了一般,他生怕丹尼尔一下子变成块软糖扑到他怀里。邕圣祐拿了糖胡乱的塞到嘴里,“哥你怎么吃糖比我还急,你慢点吃,我这还有很多……”
  那糖一到嘴里,草莓味便充斥了口腔,那甜腻腻的感觉在舌尖打转,从食道一直蔓延到心里,邕圣祐看着眼前这个在笑的大男孩,也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。要是他能像梦里一样趴在我的肩头笑就好了,当然邕圣祐也只是这样想想。
  突然觉得肩头重了些,邕圣祐愣住了,肩头上的人突然疏了一口气,“最近真的好忙啊,哥,到了叫我……”邕圣祐傻傻的说了句哦。“昨晚我梦到哥了,就像现在这样靠在哥的肩上。”丹尼尔睡稳之后呼出的气息打在邕圣祐的脖子上,和那软糖一样,甜甜的。
  你相信吗,相爱的两个人会有一个一样的甜甜的梦。

   后面不知道怎么写,我烂尾了……